花果山下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486|回复: 0

悠悠蒿味 [复制链接]

  • TA的每日心情
    开心
    2015-5-23 09:35
  • 签到天数: 192 天

    [LV.7]常住居民III

    发表于 2019-3-11 09:02:23 |显示全部楼层

    我本凡胎,生于俗世,想脱俗也难。这不,从三嫂家要来两把鲜稆蒿的碎桔梗,在屋后平整一小块地,捋沟,浇水,摆种,盖土,在跟这吃稆蒿养生的风呢。

    寂寞里种稆蒿,闻那熟悉的味,脑际关于蒿子的种种记忆便活跃起来。

    蒿子,野草类,不止一种,遍布于荒滩野岭,对它,连动物都不问津,实在微不足道。但它的价值,一被人发现,这贱货还真是轻看不得。

    我对蒿子的好感,来自年幼割草的时候,喜欢闻那特有气味——药味伴着香气,不论新鲜,还是干枯,那浓烈的味,老飘逸在鼻孔眼。

    开始走进我生活的,是我正在种的这种,统称稆蒿。过去岁月艰窘,人们都到沂河淌挖稆蒿根。这东西泼辣,满地皆是,根,脆白细嫩,炒着吃有浓重的药膳味,我不感兴趣,吃得很少,即便现在变得珍贵了,我也还是这样。据说这稆蒿有药用功能,吃对人好,尤其对一种民间叫做“赤”的皮肤病,疗效显著。摆脱贫困后,人们一直保留食用它的习惯。现在,我们这段片的沂河淌,稆蒿已被除草剂打绝迹,所以变得更加珍贵。

    由它,我想到“二月茵陈五月蒿”,那种载入本草医书,主治肝炎的蒿子——茵陈。每想到它,心里就难抑着一种自豪——为古老的中医,为先民的智慧。我又联想到我国首获诺贝尔自然科学奖——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的屠呦呦发现的青蒿素。一种治疗疟疾的药物,挽救了世界几百万人的生命!这时,我仿佛看见屠呦呦正在漫山遍野的蒿草丛中察看。绿浪起伏中,送来一股特有的浓香,我油然生出一种敬意。进而感觉到,我们任何时候都不应轻视卑微,哪怕是一只蚂蚁,一株草,它蕴藏着益于人类的待认识、待辉煌潜力。

    我还想起鲁迅先生那首有名的无题诗:万家墨面没蒿莱,敢有歌吟动地哀。心事浩茫连广宇,于无声处听惊雷。

    所以对这诗记忆深刻,不仅因为教科书读过,还学唱过为这首诗谱曲的歌,更在于1978年思想解放之初,看过轰动全国的话剧《于无声处》。在以后的生活中,不管在哪,只要看见蒿子,就想起鲁迅的无题,就会不由自主地哼唱起这歌来,浑身会有一种无形的力量,心里充满无言的感动:鲁迅不愧为大家啊!他从这茫茫荒原的蒿草中看到民众的疾苦、力量,以及唤醒民众的必须。无论其艺术手法、思想力道,都堪称醒世之作!

        那个风雨如磐、艰辛晦暗的年代早成过往,挖稆蒿度日的岁月也早不在。太平盛世的当下,人们看重野蒿,纯为养生。也许野蒿那悠远的味,还能不时地刺激我们的味蕾,但它由生活,升华到生命、思想的味儿,还残存在你的记忆中吗?

    使用道具 举报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    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|手机版|花果山下论坛 ( 苏ICP备12051824号 )

    GMT+8, 2019-3-22 21:22 , Processed in 0.056340 second(s), 13 queries .

    Powered by Discuz! X2

    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    回顶部